井冈山康辉国际旅行社



四种最辣辣椒到底那种更辣

2020-05-08 admin 3

a4.jpg

世界上最辣的辣椒

  “无限”PK“魔鬼椒”

  说起最辣、最变态的辣椒,印度魔鬼椒、墨西哥红椒和泰国朝天椒,曾被公认世界排名前三。

  辣椒的辣度有个衡量标准,叫SHU(Scoville Heat Units,即辣度指数),是1912年,美国科学家韦伯·史高维尔首次制定的评判辣椒辣度的单位,一直沿用至今。

  史高维尔当时是这样评判辣椒辣度的——将辣椒磨碎后,用糖水稀释,直到察觉不到辣味,这时的稀释倍数就代表了辣椒的辣度。

  印度魔鬼椒的辣度指数大约在100万左右,这意味着需要稀释100万倍,才能彻底中和它的辣味,所以又称“断魂椒”,据传,军方曾想用魔鬼椒直接做成催泪手榴弹。

  但今年2月,印度魔鬼椒的“霸主”地位被英国人尼克·伍兹培育出的一种新辣椒拉下马了。

  这种叫“无限”的辣椒,看起来就像被太阳晒皱了的草莓,但SHU指数却高达117万!

  “我尝了一口,最初感觉味道不错,像水果,没有感到辣。后来,它(的辣味)击中了我,感觉喉咙后面突然烧了起来。太辣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我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不得不坐下,感觉像生病。”尼克说。

  如果今后的几个月没有出现打破“无限”纪录的新品种,“无限”就可以被载入今年9月出版的2012年度《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辣”。

  本地杭椒不辣

  是因为没熟就摘了

  为了帮胡先生找最辣的辣椒,先从杭州本地产的辣椒找起。

  杭帮菜中常用的辣椒是杭椒,但现在,杭椒似乎已经无法满足杭州人对辣的需求,不少馆子经常标榜:辣椒用的是正宗四川货。

  杭椒真的不够辣吗?

  杭州市农科院蔬菜研究所陈建瑛说,杭椒和杭州人的口味一样,也在变:杭州人的口味越变越重,杭椒也在越变越辣。

  “现在的杭椒,是杭州本地的鸡爪椒和吉林辣椒杂交的,所以,杭椒的名字也叫‘鸡爪吉林’。”

  陈建瑛说,杭椒现在在湖北、湖南广泛种植,爱吃辣的两湖人,都觉得杭椒很给力,杭州这边吃的杭椒,一般长到8-10厘米就摘了,所以不辣,如果让它们一直长下去,熟透的杭椒是非常辣的。

  记者 赵志辉 陈壮


  今年3月底,家住四堡的胡建斗先生来电快报85100000求助,他准备开一家烧烤店,跑了好多农贸市场、超市,买了很多品种的辣椒、辣椒粉,自己配制了辣椒调料,但朋友尝后都说不辣不爽不给力。

  “想请快报帮帮忙,告诉我杭州哪里有变态辣椒卖!就是很辣很辣,辣到变态的辣椒!”

  五种辣椒都号称“中国第一辣”

  中国是世界上辣椒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达1500万亩,辣椒品种五花八门;杭椒虽然够辣,但在国内还排不上号。在寻找最变态的辣椒过程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起码有五种辣椒,都号称是“中国第一辣”。

  第一是重庆石柱朝天红。

  重庆石柱是“中国辣椒之乡”,据称也是“我国现有文献记载中最辣的辣椒之一”。

  石柱县辣椒办工作人员接受电话采访时,扔下一句话:中国第一辣非我们石柱朝天红莫属!每年七八月,我们会举办一个辣椒节,你要是不怕辣,就来尝一尝正宗的石柱朝天红吧。一个字——辣!

  第二是云南象鼻涮涮辣。

  产于云南德宏、保山及缅甸北部的亚热带山区,以德宏的辣味最强。据称辣度是印度魔鬼椒的4倍,普通辣椒的10倍以上!辣到你断魂,号称新版“世界第一辣”。

  云南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工作人员这样解释“涮涮辣”的来历:“西双版纳当地人的土话叫涮涮辣,意思是一颗辣椒在一锅汤里涮一下,整锅汤就辣了。‘涮涮辣’现在是人工种植,野生的更辣。”

  第三是贵州遵义小米椒。

  遵义号称“中国辣椒之都”,遵义小米椒自称辣度更胜朝天椒一筹,号称“辣椒之王”。

  第四是海南黄灯笼。

  椒色金黄,状似灯笼,故名黄灯笼,是海南岛珍稀地方品种,分布于海南岛东南、西南沿海,号称“海南辣王”。海南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研究员肖日新说:“国内真正最辣的辣椒,就是海南黄灯笼。这个品种北方不能种,只能种在热带地区。我们原来确确实实测过了,在中国辣椒里是最辣的。”

  第五是福建三明的“神椒一号”(暂定名)。

  培育这种辣椒用了10年,去年刚培育出来,据说是因为沙县的小吃火爆,催热辣椒需求而研发的。

  三明市农科所蔬菜中心辣椒课题组的吴立冬接受采访时说,“神椒一号”的辣度在5万SHU左右,比印度魔鬼椒肯定不如,但比国内的朝天椒、小米椒那要辣很多,绝对是“中国第一辣”,但目前“神椒一号”还在地里,要今年五六月才能收。

  达人试吃四种“中国第一辣”

  辣度体验排名:云南涮涮辣最给力

  都说自己是“中国第一辣”,到底谁才是“辣霸”?

  口说无凭,实验为证。《快报时间·好奇实验室》从原产地买来重庆石柱朝天红、云南象鼻涮涮辣、贵州遵义小米椒、海南黄灯笼,还邮购了一小瓶正宗印度魔鬼椒粉。

  为了让实验公平、公正,《快报时间·好奇实验室》开始征集杭州最能吃辣的食客、杭州做菜最辣的饭店,毕竟辣椒是用来吃的,还是用舌头来证明。

  “品辣”征集令一出,许多吃辣达人和饭店报名。目前,能非常淡定地吃下这四种辣椒的有四位“吃辣高手”。

  杭州市中医院护士徐曼曼:她把海南黄灯笼、重庆石柱朝天红、贵州遵义小米椒、云南涮涮辣依次下油锅爆炒5分钟,然后挨个送进嘴里嚼,咬得嘎嘣嘎嘣响,看得人冷汗直冒。

  最后,依据“辣度”,徐曼曼给4种辣椒排的座次是:云南涮涮辣、海南黄灯笼、贵州遵义小米椒、重庆石柱朝天红。

  来自桂林的何艳群:何艳群刚来杭州一个多月,很郁闷地发现江南菜太温柔了,就连著名的重庆麻辣烫在杭州也不给力了。

  她吃饭时,随身带着3种辣味——小泡椒、辣椒酱、老家带来的七彩腌辣椒。

  何艳群第一眼看上的是海南黄灯笼,“嘎吱嘎吱”嚼起来:“不辣,换一个!”

  吃到遵义小米椒,摆摆手:“没感觉。”

  吃到重庆石柱朝天红,何美眉有点感觉了,“稍微有一点点辣,嚼得越久越辣。”

  接下来就是号称一涮就辣的云南涮涮辣,刚进嘴,何美眉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变化多端。

  “有点冲哦,好像还带点苦味,我觉得是这4种辣椒中最辣的,主要是冲比辣多一点。”

  金汇大厦保安王晓丹:王晓丹是河南人,来杭4年,他吃起辣来相当骇人——他把重庆石柱朝天红、云南象鼻涮涮辣、贵州遵义小米椒和海南黄灯笼,再加他菜场买的一种朝天椒一起爆炒。

  厨房里辣烟滚滚,辣得摄像记者夺门而逃,辣得4楼的阿姨一路咳着下来看情况。

  “爆炒五辣”出锅。王晓丹迫不及待地夹上一大口。

  “我觉得这里面黄灯笼最辣,可能是因为切碎了,和辣椒籽混在了一起;云南象鼻涮涮辣也很给力,石柱朝天红和遵义小米椒就不说了,太普通。”

  食品研发部经理符庆珠:符庆珠是海南人,来杭14年,现在是杭州一家农业科技公司食品研发部经理。

  符庆珠说,重庆石柱朝天红、云南象鼻涮涮辣、贵州遵义小米椒和海南黄灯笼,都是他的“嘴下败将”。为了证明自己吃辣的实力,他现场干吃了4种辣椒——左边嘴巴吃了2种,右边嘴巴吃了2种,吃得相当享受,辣椒嘎嘣嘎嘣作响,像吃饼干一样。

  “重庆石柱朝天红干了,不辣;遵义小米椒比朝天红稍微辣一点;黄灯笼可能寄过来时间长了,辣味什么的都变了,干的要更辣一点;云南德宏象鼻涮涮辣,是我今天吃到最辣的一种。其实海南最辣的不是黄灯笼,而是一种小米椒,一般人碰都不敢碰,云南涮涮辣辣多了。”

  传说中的印度魔鬼椒到底多变态? 如何试吃请大家出主意

  四种“国内第一辣”吃下来,辣人们好像感觉都不过瘾。我们的实验环节还有最关键的一步没有开始,那就是独霸“世界第一辣”榜首N多年的印度魔鬼椒到底辣到何种变态程度?

  《快报时间·好奇实验室》邮购了一小瓶正宗印度魔鬼椒粉,它的辣度有100万左右,怎么试吃既安全又能领略它的变态风采,欢迎大家给我们出出主意。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