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康辉国际旅行社



井冈山狗牯脑

2021-06-28 井冈艺苑(王祥夫) 10

井冈山,下车伊始第一件事就是打听井冈山的“狗牯脑”。

“狗牯脑”是井冈山的名茶,茶名可以说是十分的特殊。既非什么“雪芽”,又不是什么“银毫”,也不是什么“银针”,竟然叫了“狗牯脑”,而我知道狗牯脑茶还是从汪曾祺先生那里,汪先生在他的文章里说井冈山的狗牯脑茶真好,还说用井冈山的泉水冲泡此茶味道会更好。从此,“狗牯脑”这三个字便被我牢牢记在了心里。十多年前,曾随一伙拍电影的朋友上过一次井冈山,那次上井冈山还特意吃了红米饭,有首歌里的唱词就是“红米饭、南瓜汤”,原以为那红米饭有多好,却真是不好,一吃一嘴皮子,是糙之又糙,倒是那蒸腊肉十分的好,什么也不加,切大片上笼蒸,出笼做琥珀色,以之下饭或佐酒,真是好。井冈山的腊肉据说是用果木熏,所以有一股特殊的香气,蒸出来每片几乎都是半透明的。那次去井冈山,夜里出去专门寻找狗牯脑茶,在灯火辉煌的夜市里终于买到了一斤狗牯脑,回去试着冲泡了一下,虽然没有井冈山泉水,但茶还真是不错,十分后悔当时没多买几斤,茶在山上卖,我们住在山下,再要上去,很是麻烦。

狗牯脑茶是炒青绿茶,当然属高山茶,虽然江西的山并不怎么高,但依然只能叫它高山茶。查查资料,狗牯脑茶最正宗的产地应该是遂川汤湖乡茶山村的狗牯脑山——茶因山而得名。狗牯脑茶茶叶外形紧结秀丽,白毫显露,芽端微微卷曲,有那么点像碧螺春,香气虽十分浓厚,汤色却清澈见底,此茶经的起三四泡,一般的龙井也只两三泡而已。最烈的四川竹叶青茶可以泡到四五泡。

在井冈山,现在你只要是去买茶,卖茶的都会对你说他的茶是狗牯脑。因为狗牯脑茶的名声现在是太大了。但要想买到真正的狗牯脑却一定要去遂川,遂川县隶属江西省吉安市,位于江西省西南边境,吉安市的西南部,东邻万安县,南界赣州市南康区、上犹县,西连湖南省桂东县、炎陵县,西北接井冈山市,北抵泰和县,这一次十分有幸,我们一行十多个人去遂川采风,看过黑瓦厚墙的古民居,看过构架高畅的老祠堂,再看过近千年的老香樟树。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问到了狗牯脑茶,才知道真正生产这种茶的那个小山包就在不远处,那个小山包远远看去像个狗的脑壳,狗牯脑茶的茶名即由此而来。

21.jpg

狗牯脑山其实也不高,海拔仅九百多米,但土质是十分的肥沃,且这里的雨量又很充沛,就自然气候而言可谓得天独厚,可以说,好茶都是上天赐予的,并非人力所能致之。出好茶的地方如四川之蒙顶、河南之信阳、福建之福鼎无一不是环境气候绝佳之所在。狗牯脑山一带,几乎是长年雨雾弥漫,泉水潺潺,茶树之生长因为日照短,而且所能接受到的光照又大多是散射光,所以茶芽特别的嫩,因为这独特的地理环境,天生地造了狗牯脑茶别具一格的口感和极佳的品质,所以此茶才被列入联合国采购目录,据说也是历代的朝廷贡品,但我很想知道这个“历代”到底是从什么朝代开始?查查资料,原来是清嘉庆年间汤湖境内的木柴商梁为镒,水运一批木材到南京销售,因突遇洪水,木材全部被水冲走,至使梁为镒陷入困境而流落到了南京,据说他恰好在南京遇到了当地的杨氏,遂与其结为夫妇。杨氏精于制茶,尔后梁为镒带着杨氏返回故乡汤湖,并带回一些茶叶种籽,在当地的狗牯脑山上开垦了茶园自制茶叶,并称其所制茶叶为“狗牯脑茶”。狗牯脑茶叶的制作技术,向来是梁家秘传,其制做工艺从不传外人。狗牯脑茶叶第五代传人的梁德海,为了防止别人假冒,还以其父梁纪兴为名,特意在其制作出售的茶叶包装纸上盖上“遂川县汤湖上南乡狗牯脑石山茶祖传精制青水发客货真价实诸君关顾请认图为记梁纪兴”的印章,并将他们梁家的狗牯脑茶远销到广东的南雄、韶关一带。因为狗牯脑茶的品质优良口感独绝,一九一五年在美国旧金山举办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获得国际金奖,一九八八年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在北京举办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狗牯脑茶叶又获得金奖,一九九二年再次荣获香港国际食品博览会金奖,一九九五年北京国际食品及加工技术博览会上又获金奖,一九九七、一九九九、二零零一年连续三届的中国国际农业博览会名牌产品认定奖也给了它,二零零一年获中国AA级绿色食品认证,二零零二年获有机食品认证,二零零四年被批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原产地域保护产品,从此成为地理标志性保护产品,二零零八年狗牯脑又荣获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江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金奖,二零一二年此茶又成功入选上海世博会江西馆名优产品,并获得上海世博会名茶评优“绿茶类”金奖。

就资料记载而言,狗牯脑茶虽然名气十分大,但历史却没有多么长久,从清嘉庆元年算起到现在也就二百多年。但茶好,历史短一点又有何妨?狗牯脑茶虽然创自清嘉庆年间才二百多年,但遂川茶的历史却可以一直追溯到宋代,可谓历史悠久。清末的《江西物产总汇说明书》、《如安府志》、《龙泉县志》详细记载了遂川当时茶叶的生产情况,而且,嗜茶的北宋大文豪苏东坡也曾经来过遂川,他在《宿资福院》一诗中写道:“衣染炉烟金漏回,茶烹石鼎玉蟾留。”还值得一提的是清代的陆廷桀,此人曾经做过崇安县令,曾著《续茶经》一书,他在《续茶经》书中写道:“吉安府龙泉县匡山有苦茶,匡山的四面峭壁,其下多白云,上多北风,植物味甘苦。野蜂巢其间,采花蕊作蜜,味亦苦。其茶苦于常茶。”遂川茶的历史不能说不悠久,但直到到了清嘉庆年间,遂川茶珍品“狗牯脑茶”的出现才让遂川茶陡然上了一个台阶。

再说到狗牯脑茶,其身份现在是十分了得,能够获得“地理标志性保护产品”的物产并不多,而狗牯脑茶却能获此殊荣,所以我以为,狗牯脑茶因为种植面积小,且采制十分精细,所以产量很低,而现在遂川正在不断扩大其规模,问题是,好茶狗牯脑只出在狗牯脑山上,而那山也就那么大,离开狗牯脑恐怕那茶就不能再说是狗牯脑茶。所以,我个人认为“地理标志性保护产品”还是别让它跑出那个范围,此次采风,相关人员介绍的全县狗牯脑茶茶山面积已经扩大到二十万亩,产量三千五百吨。我以为这样的扩大真是要谨慎再谨慎。

3.png

狗牯脑的茶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它出在狗牯脑山上。它的珍贵就在于它的少,才不至于失去它的地理标志性的意义。可以说,狗牯脑茶不单单是遂川茶中的珍品,在中国的绿茶中它亦是难得的奇珍,它的好,就在于它的少,我曾在上海北京的大茶庄间遍访“狗牯脑”,人家回答我两个字:“没有。”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