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康辉国际旅行社



井冈山全胜时期——红色摇篮(肆)

2020-09-16 kanghui 2

全盛时期

朱、毛会师,标志井冈山斗争威武雄壮的大戏将要高潮迭起,正如1929年2月湖南省委派驻井冈山的巡视员写给党中央的报告所指出的:“于是创造罗霄山脉中段的割据,建立罗霄山脉中段的政权,为朱毛部当时唯一的丁作企图;于是伟大的奋斗和激烈的斗争一幕一幕地开展起来。”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得知朱德他们从湘南进入了赣西山区,但还不知道已经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蒋介石,于5月2日电令湘、粤、赣三省政府“尅日会剿”朱、毛。

建军甫毕,立足未稳,强敌压境,水来土掩。

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决定攻、守结合,分兵对付:毛泽东、何挺颖率领的以秋收起义部队为主的第31团(团长张子清负伤休养)布防在永、宁交界的新、老七溪岭,阻击敌79团:袁文才率领主要由宁冈、井冈山农民自卫军升编的第32团镇守宁冈:朱德、陈毅、王尔琢率领的、以南昌起义部队为主的第28团和胡少海率领的、主要以湘南宜意起义农民为主的第29团主动出击,迎战敌第81团。

战斗首先在井冈山南麓的黄坳打响。只有少量枪支,太多是梭镖长矛的29团在团长胡少海带领下,趁夜色包旧了敌81团从拿山分兵来到黄坳的一个营,翌日晨发起政击,全歼该营。次日,能征惯战的红色精锐28团又在遂川五斗江设伏,将敌81团一顿猛揍,敌突围逃回拿山,28 团乘胜追击,直追到杨如轩师部所在的永新县城。杨部第80团弃城而逃,其79团闻知后亦从永、宁边境溃退缩回吉安。

1600243392479572.jpg

工农革命军第一次攻占永新县城。

毛泽东对永新情有独钟。

永新不但是井冈山斗争时期湘赣边界的一个大县,地域宽广,人烟稠密,物产丰富,而且战略位置重要。近可影响邻县宁冈、莲花、安福、遂川,远是连结湘赣两省的要道;退可以据守宁冈、井冈山,进则可以逼近赣中重镇吉安。毛泽东尚未上山前,永新的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斗争就曾干柴烈火般熊熊燃烧过。作为出色的战略家毛泽东当时就认定并在写给中央报告中说,永新在湘赣边界的战略地位“比一国还重要”, 因此他下定决心要“大力经营永新”。

朱培德在蒋介石“加紧剿匪,不得有误”的电令下,责令杨如轩部倾巢出动,另加王均、杨池生部各一团,计5个团的兵力于5月13日向永新发动新一轮“进剿”。革命军第四军运动防御,边打边撤,退回宁冈。

16日,31团1营在党代表毛泽覃、营长员一民率领下长途奔袭湖南茶陵的高陇镇--当时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阅的老家。18日,朱德、陈毅率军部和第28团紧急驰援高陇,击溃吴尚部后,强行军130多华里,当夜赶到距离永新县城仅15华里的草市坳一带。驻守在永新县城的敌17师师长杨如轩,做梦也没想到革命军的主力部队,已经土行孙般钻到了自己的鼻子底下。故在19日上午,派出大胡子团长刘安华带领第79团自县城逶迤西来,结果钻进28团设下的伏击圈,团长刘安华被当场击毙。我军乘胜追击,工农革命军第二次占领永新县城。

朱、毛会师不到一个月,战场上连战连捷,根据地洋溢着胜利的喜悦。5月20日,经江西、湖南两个省委同意,湘赣边界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在宁冈茅坪的谢氏慎公祠堂召开。自从三月湖南省委湘南特委的军事特派员周鲁传达了特委指示,也误传了中央决定说毛泽东被开除了党籍,取消了党的前敌委员会以来,军队的党组织不便过问地方的事情,边界的党、政、军一时没有一个领导中枢,党的边界一代会的确是开得正是时候。历时3天的会议,毛泽东向与会60多名代表作政治报告。他立足中国的国情,他分析敌我的态势,他捕捉历史的启示,他预言革命的方向:在四周一片白色政权的包围中一小块红色的区域不但能够存在,而且可以发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一种马克思主义所有经典作家都未曾表述过的、新的思想精华正在井冈山的山沟沟里凝聚、升华! 

湘、赣边界党的“一大”选举了毛泽东、宛希先、刘真、谭震林、谢松标等5人为特委常委和包括朱德、陈毅等在内的19名特委委员,组成了中国共产党湘赣边界特别委员会,毛泽东任书记。这样,既是第四军党代表,又是特委书记的他,成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合法的最高决策者。

“一大”开过后,边界的最高政权组织-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在茅坪仓边村挂牌办公,袁文才任政府主席。政府内设四部二委,领导茶陵、遂川、宁冈、永新、莲花和随后不久也成立了的鄙县以及新遂边陲特区等7个县级工农兵政府。

5月30日,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召开了军委扩大会议,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出席并传达了省委指示。根据党中央决定,将全国工农武装力量一律改为“中国工农红军”的要求,“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改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 简称“红四军”。

红四军下辖4个主力团,他们的番号分别是第28、29、31、32团。原湘南暴动上山时组成的湘南农军第30、33、34, 35、36团,因根据地实在给养难以维系,除少数干部自愿留下,其余基本上被安排返回湘南老家。

6月上旬,湘、赣两省敌军又一次纠集兵力对井冈山开展更大的所谓“剿匪”行动。这是江西敌军的第四次“进剿”, 也是与湖南敌军采取联合行动的第一次“会剿”。赣敌第9师师长杨池生率其3个团任总指挥,第27师长杨如轩率其两个团任前线总指挥,从吉安向永新逼近。湘敌吴尚率第2师从平江调防攸县,对红军进行防堵。

红四军利用湘、赣两省的敌人行动上不太一致,而目湘敌强、赣敌弱,赣敌屡屡进犯的特点,因此采取先打湘敌,给其一点颜色,教训后对其持守势的战术。红四军3 个团分两路进人酃县,在击溃敌一个团又歼灭其一个营后占领了酃县县城,成立了酃县工农兵政府。湘敌观战不前,解除了红四军背后压力。红军大部队由朱德率领秘案返回了宁冈,毛泽东率一个营兵力来到湘、赣交界通衢大道上的永新龙田、潞江一带骚扰赣敌后方同时监视湘敌行动。

赣敌二杨得知红军主力去了湖南,宁冈大本营空虚,派出3个团从永新直扑宁冈。

6月23日,正是农历的端午节,胡少海领导的29团踩着山区的晨雾,首先抢占了新七溪岭的制高点-望月亭。进攻新七溪岭的是武器精良且有些战斗力的李文彬部,装备较差的红29团渐难招架,敌又抢占了另一制高点-风车口,红军伤亡甚大。关键时刻,朱德军长率领警卫参战并亲自操持机关枪扫射呐喊,据说敌人的子弹都打飞了朱德的军帽。在朱德亲冒矢石的激励下,红军夺取风车口,一时敌我双方对峙僵持。

而在老七溪岭方向,因路途遥远,红28团比赣敌两个团晚一步抢占制高点--百步墩。敌两倍兵力又抢占了有利地形,红28团十分被动。团长王尔琢沉着指挥,3营营长肖劲组织“敢死队”数番强攻,不幸被子弹击中腹部,他把流出体外的肠子塞进腹腔,不顾血流如注继续冲锋,终将百步墩拿下。这位黄埔军校三期的学员,我军早期的红色战将含笑牺牲在七溪岭上。这时埋伏在老七溪岭下叫翼猪婆冲的袁文才,听到山顶枪声激烈,率部向驻扎在白口村的敌指挥部发起突袭,敌军腹背受敌,迅速崩溃,杨如轩率部逃回永新县城。从老七溪岭上追击下来的红28团向新七溪岭下的龙源口桥直插过去,堵住进攻新七溪岭敌军退路,红军上下夹击,加上地方赤卫队参战,敌李文彬部一个团基本上在新七溪岭下的龙源口桥附近的丘陵田野被歼灭。

这一仗是红四军组建以来打的第一个大仗、恶仗,以较差的军事装备打败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敌军,红军最后以歼敌一个团,溃敌两个团,缴枪千余支并乘胜追击,第三次占领永新县城。

这场史称“龙源口大捷”的战斗,是我军军史上第一个以弱胜强的光辉战例。是日,传统端午,山区的群众帮助红军打扫战场,捉俘虏,捡枪弹,宰“羊”过节真痛快,一支幽默诙谐的民歌很快就在边界传开了:

五月里来是端阳,

七溪岭下摆战场,

不费红军三分力,

打垮江西两只羊(杨)。

真好,真好,

快畅,快畅!

25日,红四军在永新县城召开了连以上干部和地方武装负责人会议,总结龙源口战斗的胜利经验。朱、毛会师以来,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三次战斗,三占永新,三次胜利,红军游击战的战略战术思想经毛泽东总结,逐渐形成了著名的“十六字诀”。正如毛泽东后来在延安窑洞总结他10年红军统帅生涯写的一些文章,如《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所写:“一九二八年五月开始,适应当时情况的带有朴素性质的游击战争基本原则,已经产生出来了,那就是所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

龙源口大捷,粉碎了湘、赣两省敌军第一次联合对井冈山根据地的“会剿”, 从此湘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进入了井冈山斗争的全盛时期,拥有宁冈、永新、莲花三个全县,吉安、安福各一小部,遂川北部,酃县东部,茶陵西南部,总面积为7200余平方公里,人口约50万。在红军根据地里,区、乡普遍建立了新的红色政权;土地进行了重新分配;分得了土地的贫苦农民纷纷参加县、乡赤卫队、暴动队,工农武装保卫胜利果实;边界有了工农兵政府,各县大都建立了县级工农兵政府。

1928年的夏天,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一片灿烂的初夏阳光!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