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康辉国际旅行社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立——红色摇篮(贰)

2020-09-16 kanghui 3

艰难开创

井冈山,在毛泽东上山之前,不但名不见经传,而且悬不太为外人所知的化外野山。毛泽东上山时,以茨坪为中心的大、小五井一带的井冈山区人口不足2000, 人烟之稀由此可证。

中国历史就选择了在这儿转折,拐弯!

地势险要,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人烟极稀,散兵游勇,绿林土匪啸聚,正如毛泽东上山后写给中央的信中所介绍的:“为自来土匪散军窟宅之所”的井冈山上,却风云际会地走来了一位满腹经纶,立志改变中国的毛泽东!

11月上旬,毛泽东翻过黄洋界,从茨坪回到茅坪。离开这里半个多月,留守处在余贲民主持下,有袁文才的大力协助,后方医院土法上马,土郎中,中草药,初步奏效;又邀集当地裁缝师傅,利用缴获的布匹,给革命军缝制被服也开了头。另外,毛泽东留下的游雪程、徐彦刚、陈伯钧等靠命军中、下级军官帮助袁文才的绿林部队整训练兵,也在茅坪附近的步云山热热闹闹地进行。

要在边界创建红色斗争的根据地,必须依靠地方党组织,去发动和带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开展革命斗争。在第一次大革命时期,边界各县都建立了共产党的组织,还有农民武装力量。但在国民党右派控制了全国的政治局势时,边界的党组织除宁冈外,都转入了地下状态。还在进驻茅坪的第一天,毛泽东就会见了永新、宁冈的党组织负责人,原来共产党所掌握的工农武装只有袁文才、王佐各保存的60枝枪和莲花一位贫苦农民贺国庆保存的一枝枪。这次从茨坪回来,专门在茅坪上去五华里路远的一座清初兴建的尼姑庵象山庵召集了永新、宁冈、莲花三县的共产党骨干,研究如何打开边界工作新局面。在这次会上,毛泽东指定刘真担任永新县委书记,龙超清继续担任宁冈县委书记,朱亦岳任莲花特别支部书记。

自给自足的封闭式农村山区,党在村落中的组织往往“支部会议简直就是家族会议” (毛泽东语), 毛泽东亲自去做农村建党工作。他数次翻过与宁冈仅隔一座“七上八下” (相当15华里)山的七溪岭,来到七溪岭北麓的永新秋溪乡建立农村党支部,培养、发展苦大仇深,经教育启发提高了阶级觉悟的农民党员。在龙源口村的明清寺里,毛泽东亲自主持了李松林等5名农民党员的入党宣誓仪式。秋溪乡党支部是他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亲手创建的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后来成为了边界斗争的“模范党支部”。12月某日,毛泽东在宁冈的龙江书院召开了宁冈全县的党、团员大会,随后,又派刚从八一南昌起义部队过来与他控头的胞弟毛泽覃到宁冈县乔林乡帮助建立党组织。

其时,湖南茶陵的守敌被调往前线参与新军阀的很战,城防空虚。毛泽东立即将身边几乎所有的部队(第一营和特务连约800人), 交给团长陈皓和一营党代表宛叠先等率领,再次攻打茶陵。毛泽东因脚疾未愈,留在宁风。11月18日,部队攻克茶陵,但领兵在外的团长陈皓等上层军官脱离了毛泽东的领导监控,就露出旧式军官的尾巴。只顾过快活日子,指定成立的所谓新政权却完全按旧式官衙习惯办事。毛泽东在宁冈得知这些情况,去信批评。宛希先根据毛泽东来信的意见,组建了边界第一个县级工农兵政府,印刷厂学徒出身的谭震林出任了 11月28日成立的县工农兵政府主席,部队在茶陵县城周围开展打土豪和发动群众的工作。

在宁冈的毛泽东并没有闲着,着手创建了“军官教导队”。设立在宁冈河边五虎岭下龙江书院里的“军官教导队”可以说是我军军校教育的雏形。

1600241382267898.jpg

驻扎在茶陵一多月的团长陈皓、副团长徐庶、团参谋长韩昌剑、一营长黄子吉等4人对革命前途失去信心,背着革命军广大官兵,偷偷地与驻守在湖南的国民党第13 军军长、曾是陈皓在黄埔军校时的军事教官方鼎英联络,阴谋将部队裹挟投敌。这是井冈山斗争的第一次重大危机!如果阴谋得逞,井冈山历史就得另写。忠勇机敏,当时仅20岁刚刚出头的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嗅出了陈皓等人蛛丝马迹的气味,悄悄修书驰报毛泽东。说来应是毛泽东替眼识珠!早在文家市集兵时,毛泽东第一次认识就打心眼里欣赏这位前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小班长、湖北黄梅人氏的小伙子,在“三湾改编”时毛泽东提名增补的三个前敌委员会委员,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小伙子。毛泽东接到宛希先密信后,不顾脚疾,在陈伯钧等一个排兵力的护送下赶往茶陵。

毛泽东在茶陵邮局截获了方鼎英给陈皓等人复信的阴谋投敌的铁证,巧妙而又果断地逮捕了这4位叛徒。毛泽东宣布张子清代理团长。以谭家述为领的茶陵游击队要求跟随毛泽东上井冈,被编为第二营,一同撤回宁冈。

宁冈龙市的沙洲上,革命军召开军民大会,宛希先历数陈皓等人罪状,然后执行处决。在兵戎相见的两个对立阵营搏杀中,对叛徒的仁慈就是对革命的残忍。前不久古城会议期间叛逃的团长苏先骏到了长沙以后就曾向反动当局邀功请赏、出卖同志,致使坚持地下斗争的郭亮这位毛泽东的学生、战友、湖南党的卓越领导人被捕牺牲。

会上,毛泽东总结反省茶陵危机,第一次提出了工农革命军三大任务:

一、打仗消灭敌人;

二、打土豪筹款子;

三、宣传、组织、武装群众,帮助建立革命政权。

这三大任务的提出,明确地标示了这支武装力量有别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武装力量集团。它不仅仅是一个军事机器,而且是执行先进阶级政党政治使命的战斗队、宣传队,工作队。

已经到了农历年的年底,公历的1928年年初,滴水中冰,呵气成雾,部队衣食给养都很困难。1月5日,毛泾右率部队攻占了井冈山南边门户的山区大县遂川县县城,陆后分兵三路向于田、大坑、草林发动群众。在毛泽东主杜下,在遂川县城的五华书院,召开了有万安地方党组织命责人曾天宇和遂川县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陈正人等人参加的联席会议,遂川县委得以重建,曾在吉安师范就读过的青年知识分子陈正人被毛泽东指定为县委书记。

这一年春节,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在山区县城遂川县过了一个比较安稳的新年。

大年初二(1928年1月24日), 还沉浸在春节团聚欢乐的山城人民又添喜庆:经过充分酝酿筹备的“遂川县工农兵政府”成立大会在县城李家坪隆重召开。唢呐,锣鼓,鞭炮,数万穷苦的百姓涌人会场,陈正人担任大会主席,昨天还是一个挑大粪的城郊西庄的农民王次淳,当选为相当昨天“县太爷”的政府主席。会场两侧是经毛泽东修改过的一副对联,让穷苦百姓扬眉吐气:

想当年你剥削工农,好就好,利中生利,

看今朝我斩杀土劣,怕不怕,刀上加刀。

会上,宣读了由陈正人等人起草,经毛泽东修改过的《临时政纲》, 公布了共产党建立红色政权的一些初步纲领,是我党最早的施政文献。在这个文献里,同样反映了毛泽东一贯地善于针对宣传对象的宣传大师的智慧。如将“不准虐待儿童”改为“不准大人打小孩”, 把“废除买卖婚姻”改为“讨老婆不要钱”等等。

次日,毛泽东召集革命军开大会,除了重申“三大纪律”, 又针对革命军在遂川活动期间处理军民关系所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毛泽东对军队纪律作了更细致而又通俗易记的规定,共“六项注意”;

一、上门板

二、捆铺草(指夜间宿营时借了老乡的门板当床板,借了稻草当铺草,要求原物原样奉还)

三、说话和气

四、买卖公平

五、借东西要还

六、损坏东西要赔

一年多以后,毛泽东又补充了两条注意,“洗澡避女人”和“不搜俘虏腰包”。诞生在井冈山斗争中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从此奠定了这支人民军队之所以成为仁义之师,“处处人民拥护又欢迎”的政治基础。

毛泽东和革命军在遂川的活动影响了邻县万安的革命斗争。万安本来就有我们党好的基础,当时有“江西三杰”之一的曾天宇,有曾在莫斯科受到过列宁接见的张世熙等万安本土的革命领导人,举行过万安暴动,三次攻打过万安县城。在毛泽东召开的五华书院会后,万安党组织领导农民武装第四次攻打县城,并夺取了赣江惶恐滩头的古称五云芙蓉的临江而建城墙高筑的古县城。

共产党接连占领赣西遂川、万安两座县城,江西国民党政府当局吃惊了。省政府主席朱培德电令驻扎在吉安的师长杨如轩派出2个团进攻万安、威逼遂川,并派出一个营占领了革命军后方空虚的宁冈县城所在地新城镇。正分兵在遂川境内发动群众的革命军迅速集结,撤回到宁冈。

农历二月上旬的一天,在宁冈大陇的朱家宗祠,袁文才、王佐的部队在革命军数月的团结、改造和教育整训帮助下,正式接受了井冈山前敌委员会的整编,升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下辖两个营,袁文才任团长兼一营长,王佐任副团长兼二营长,到湘、粤联络上了八一南昌起义部队后返回井冈山,一直在王佐部队里做工作的何长工任团党代表,徐彦刚任参谋长。至此,革命军第一师的番号才算有了两个团的建制,井冈山的绿林也正式完成了由“美猴王”到“孙行者”的蜕变。

2月18日,革命军在毛泽东的部署指挥下,经过一天激战,攻克县城,活捉县长张开阳。21日,宁冈县城迁往龙市,召开军民大会,宣布成立宁冈县工农兵政府。

从1927年10月到1928年2月,5个月的艰难开创,湘赣边界的宁冈、永新、茶陵、遂川都有了党的县委,酃县和莲花县有了党的特别支部;建立了茶陵、遂川、宁冈三县和新遂边陲特区(成立于茨坪,为井冈山有史以来的政权开端)的四个工农兵县级政权。正如1928年10月毛泽东在茨坪写给中央的报告中所总结的,5个月的工作,湘赣边界的红色割据局面已经形成,也就是说,毛泽东领导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已经在湘赣边界的崇山峻岭中创立。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 认证图标